http://ddjcm.com

二手交易平台超低价高仿奢侈品泛滥 奶粉搜品牌名称仍有货

  二手交易违禁商品横行 套路频出

二手交易平台超低价高仿奢侈品泛滥 奶粉搜品牌名称仍有货

  超低价高仿名表和禁止售卖的奶粉在二手交易平台上流通。

  一轮疯狂“买买买”过后,转手又是一轮“卖卖卖”……如今,越来越多“剁手党”选择在二手交易平台处理闲置物品。但供需两旺的行情下,却暗藏不少市场乱象。

  大量高仿名表、首饰等冒牌货公然售卖,诸如药品、食品等平台禁售商品依然畅销无阻。买家面临以次充好、以假乱真等风险的同时,卖家也频频遭遇偷梁换柱、恶意砍价等问题。买卖双方究竟该如何维权?平台又应承担哪些责任?

  商品乱

  超低价高仿奢侈品泛滥

  奶粉搜品牌名称仍有货

  百达翡丽手表260元、劳力士手表188元……近日,程辉打算在二手交易平台上淘一块手表,意外搜出不少超低价“名表”,“低的才几十元,高的也就几百元,平时动辄数十万的牌子,到这里都成了‘白菜价’。”

  记者以买家身份联系其中一个号称主销各类名牌手表的卖家,询问其在售的140元卡地亚蓝气球系列手表是否为高仿,对方坦然承认,并给出微信号,告知“喜欢的话,可以在微信里看更多详细图和视频。”从统计数据来看,该卖家已发布商品105件,在架27件均为超低价“名表”。

  在二手交易平台,公然打着高仿旗号销售的远不止手表。记者从一个累计发布856件商品的资深卖家那里看到,在架50件商品中,不乏32元的香奈儿玫瑰金项链、59元的蒂芙尼钻戒等大牌首饰。在咨询卖家的过程中,对方坦言是“一比一”,并表示“专柜包装一套16元”。

  不少需资质准入的食品也在二手交易平台上相当活跃。记者在某平台上搜索“奶粉”,显示“搜索结果可能涉及不符合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的内容,未予显示”,但改为直接搜索“美赞臣”、“雅培”等婴儿奶粉品牌名称,却显示出大量相关商品。另一平台,尽管搜索品牌名称也会显示“没有搜到您想要的宝贝”,但稍加改动后的“美赞成”“雅pei”等相近关键词依然可以找到货源。

  此外,一些打着“祖传秘方”旗号的中药也畅销无阻。记者在调查中发现,某号称“家里祖传三代中医”的卖家,在架销售的23件商品全部为“自己家配的中药”,既有治疗腰椎间盘突出、颈椎病等的药酒,也有针对中耳炎、蛇胆疮、灰指甲等的药水。而另一卖家则专门出售自家中药偏方烫伤膏,当问及其成分时,对方却表示“不太清楚”。

  事实上,平台的《社区公约》里明确指出“不得发布食品、酒、医疗器械等需资质准入的信息,包括但不限于婴幼儿类食品、奶粉、保健食品、酒、预包装食品、二类医疗器械等需资质准入的相关信息”。另一平台的《商品发布条例》中,也写明“根据国家法律有关规定,严禁发布药品(含非处方药)和医疗器材(械),以及食品等需要资质准入的信息,包括但不限于婴幼儿类食品、奶粉、保健食品等相关信息。”

  套路深

  打着怀孕幌子卖假化妆品

  被买家要求退货遭遇调包

  面对从二手交易平台上“抄底”买入的化妆品,林雅着实感到郁闷。前不久,她偶然刷出一套心仪已久的兰蔻护肤品套装,发现原价上千元的五件套仅售280元,不由得有些动心,“卖家自称怀孕了,家里人不让用化妆品,考虑到怀胎十个月,哺乳期又要一年,化妆品差不多会过期,就决定低价出售。”林雅觉得,这理由听上去也算合情合理,加上卖家再三强调是正品,于是付钱买下。

  但收到货不久,她在网上看到一则鉴定真假兰蔻的帖子,对照后意识到,自己手中这套明显“中招”,拿到专柜确认后,也被告知手中是假货。在与卖家沟通时,林雅发现对方没有任何回应,之前的商品信息也被删除。查看卖家信息,她恍然发现对方累计发布商品数量已超过999件,“一看就知道不是正常处理闲置物品,交易评价里也有人说上当。”

  之后,林雅又在平台上搜索类似商品,意外地看到如出一辙的说辞,“怀孕无非是个惯用的幌子,甚至几乎成了经典模板,可对方往往又声明‘不退不换’,维权也很困难。”

  在二手交易平台,掉坑的还可能是卖家。考虑到自己的香水太多,郑雪打算将其中部分转出。正当她庆幸顺利脱手时,买家却提出香水质量有问题,要求退货。郑雪立即解释称自己是从专柜购买,确保正品,但对方坚持要求提供发票。无奈之下,找不到发票的郑雪只好同意了对方的退货要求。然而,打开包装后,她发现手中这瓶才是假货,“借着退货的机会给调包了,弄得我反倒百口莫辩。”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相关文章阅读